汉川纪检监察网欢迎您! 时间加载中…… 发送到电脑桌面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廉政教育 » 勤廉典范 »

【家风故事】父亲的发艺

发表日期:2017-11-06 16:16:38   来源:本站   被阅读[]次

一天,在外应酬,见老林理了短平头,心想,早晨起来,口一洗,脸一抹就行了,不必在镜子前拿梳子摆弄半天。而且老林短平头理得很好,便问在哪理的发。老林说,自己理的,又说,因为是平头,不到十天半月就要理一次,便买一电剪,对着镜子,自己动手,想什么时候剃,就什么时候剃。

我觉得这方法好,又省钱,便买了一电剪,五十元。电剪买了,在头上比划半天,却无从下手,便想到了父亲。

父亲住在城南。为了儿子读书,去年我在城西拿房贷买了房子,搬了过去,父母还是留在城南。和父母分开,最大的好处是大小事不再劳烦年迈的父母。但有些不习惯,还有点欠疚,父母年事已高,抛下父母独自居处,似不合情理。于是隔两三天去一趟城南,去时带上自已栽种的一点菜。

之所以想到父亲,是因为父亲是老剃头匠。四十年前大集体时代,队屋旁有一偏房,两间,一间是农具杂物间,一间是理发室。父亲在生产队剃头,靠给全村人剃头赚工分。1979年包产到户后,父亲便走村串户,一头挑着工具,一头挑着炉具,真是歇后语说的那样,“剃头挑子——一头热”。老家八一村有五个生产队,父亲挑着剃头担子轮流去每个生产队。后来五队也出了个剃头师傅,叫歪歪,但没父亲剃得好,也没父亲过细。父亲不与他抢生意,便有时到外村兜揽生意。

父亲常去的地方是与马口镇隔河毗邻的金河村,胡沙的家乡。那时汉江在金河村村北还没有裁弯取直,父亲挑着担子,出村上河堤,向南走过河堤外的一个垸子,再走过一片芦苇地,就到了金河村。父亲通常吃了早饭便出门,下午饿得两眼冒金花,直到晚上回来才吃得上饭。

父亲剃头常用的工具有手剪、剃刀。手剪有两种,一种类似于现在的电剪,手指松握提供动力,一种是家常用的叉剪。剃刀则锋利无比,专用来修面、刮胡。父亲剃头极其细致,头剪了,面修了,胡子刮了,还要掏耳屎、剪鼻毛。一整套工序下来,近半个时辰。不像现在的理发师傅,十几分钟就搞定了。后来父亲用上了电剪,但也快不到哪里去。

我读初中时,父亲改做其它营生,直到年老做不动了,但父亲闲不下来。我劝父亲,实在闲不住,就剃头吧,剃头不用出太大的劳力,一天剃几个头,顾两老的生活就够了。父亲说,剃了几十年的头,还剃?天天像驴推磨,转得头昏眼花,干不了啦!父亲便到叔叔厂里看门、做清洁。

父亲见我买了电剪,竟然十分高兴。父亲平日节俭惯了,平常找别人剃头都只十元一次。他问我们在外剃头花多少钱,我说得二十元。父亲说,太贵了。父亲看着新电剪,反反复复地说,自己剃,两三次就省下来了。我说,我剃了,再给您剃。父亲说,那好,那好。

父亲还是那种慢性子,没有修面、剪鼻毛和掏耳屎,父亲给我剃完头,至少用了二三十分钟。该我掌剪了,我右手拿剪,悬空在父亲头上划来划去,父亲的发丝便纷纷落在围巾上、地上。父亲说,左手应该取一梳子,剪子在梳子上行走,就不致于深一剪浅一剪。母亲在一旁看了,提示说,哪里没剪到,哪里剪豁了,哪里没剪齐。父亲说,刚学的,剪得不好不要紧,我一个老头子,还讲究些什么呢?

父亲的头发虽没全白,但银丝却不少,满头花白,鬓角已有不少的老年斑。父亲这一生没做什么大事,但却操劳了一生,他舍不得吃,舍不得穿,攒下钱供我们三兄妹上学、成家。七十多了,还是处处节俭。

我一边理发,一边想,我已四十好几了,从未像现在这样与父亲亲密接触,从未这样认真地看过父亲的脸庞、耳根、脖颈、发丝。过几十年,我也老了,会不会也像父亲脸庞这样清瘦,花发这样稀疏?

在某些场合,我曾谈到我和父亲相互理发,有人就说,你怎么剃头都舍不得花钱?我淡然一笑,这是钱的问题吗?

也许刚开始担心理发过于频繁而花钱太多,确实是钱的问题,但与父亲相互理了几次发,我就觉得真的不是钱的问题了。父亲晚年本不愿以理发为生,不愿再摸剃刀发剪,但在给我理发这件事上,他认为这很节俭,便很乐意去做。既然父亲乐意,我当然也乐意。平常我们说对老的要孝顺,要做到孝,必得顺,要顺从老人的意思。父亲给我理发,我为父亲理发,这种节俭就顺从了老人的个性和意愿,至少我做到了孝。

因为给父亲理发,经常零距离接触父亲,对于一天天衰老的父亲,容颜悄然改变的父亲,我早已没有了往日的印象,似乎父亲从来就是这样。没有了对比,父亲的变老让我不再感到惊诧,不再感到揪心。

现在,我没与父亲朝夕相处,在分开的日子里,我常想,父亲辛苦节俭一辈子,把我们三兄妹养大,直至成家立业。在父亲耳濡目染下,早已过了不惑之年的我们兄妹三人,秉承着父亲的个性和生活习惯,沐浴着勤俭节约的好家风,用辛苦来奠定事业的基石,用节俭来保障家庭的温暖,虽然不是大富大贵,但也丰衣足食。

和父母分开了,但同在一个小城,距离又不远,时不时去蹭个饭,隔两三天带点菜过去,每过半个月就去给父亲理个发,我觉得还是与父母生活在一起。和父母在一起,就觉得生活所需并不要很多,生活其实很简单,明白了这一点,幸福也随之而来。(作者:胡小君 城隍镇中心初中干部 三等奖)


上一篇:【家风故事】我心中的三斗田 下一篇:【家风故事】婆婆身上学家风